黄道吉日
首页>>  历史上的今天>> 1994年>> 12月14日>> 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1994年12月14日

  1994年12月14日10时40分,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李鹏向全世界宣告:长江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第一罐混凝土稳稳地浇筑在大坝江心岩石上。一项伟大的跨世纪工程将从这里崛起,载入中华民族腾飞的史册。一开发三峡,治理长江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民的意愿。本世纪初,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在《实业计划》中写道:“自宜昌而上……当以水闸堰其水,使舟得流以行,而又可资其水力。”这是中国提出开发三峡的第一人。

  新中国的建立,把三峡工程真正摆上了议事日程。毛泽东以他博大的胸襟勾勒出三峡工程的宏伟蓝图:“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此后,新中国几代水利科学工作者用40年的时间,精心设计,反复论证。从水文调查到地质勘测;从研究坝段到坝址选择;从水库调查到移民安置;从防洪演算到水库调度;从泥沙淤积到水库长期使用;从工程施工到巨型设备研制……提供了浩如烟海的研究报告和方案蓝图。1992年4月3日,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兴建三峡工程决议》。从此,历时半个多世纪的三峡工程论证和审查工作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进入实施阶段。

  三峡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介绍:长江三峡工程具有防洪、发电、航运等巨大综合效益,而最重要的是防洪。自古以来,荆江两岸一直是长江洪水肆虐横行的地方。史书记载,自汉代以来2000多年里,长江中下游发生较大洪灾200多次,水灾更是不可胜数。1931年大水,武汉市区行船百日,江汉平原14.5万人淹死;1935年再次大水又夺去了14.2万人的生命!1954年长江大水,荆江分洪区三次分洪,京广线中断百余天,直接经济损失100亿元。长江防洪,尤其是中游水患,使共和国每一位领导人寝食不安,牵肠挂肚:这里有150万人,2300万亩良田,还有华中特大城市武汉、京广大动脉……

  三峡工程是唯一可以解除这些心腹大患的良策。水库防洪库容达222亿立方米,水库调节洪水可削减洪峰流量2.7万—3.3万秒立方米,使荆江河段防洪标准由现在1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即使遇到千年一遇的洪水,也可以通过三峡工程的调蓄,防止发生大量人口死亡的毁灭性灾害。

  三峡水电站是世界最大的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820万千瓦,年发电量846亿千瓦时,相当于一座年产5000万吨原煤的煤矿。三峡水库回水可达西南重镇重庆,改善650公里川江航道,万吨级船队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年单向通过能力由现在1000万吨提高到5000万吨,为重庆、四川乃至大西南提供了一条便捷的出海通道。

  三峡工程的一系列世界之最使之跻身世界超级工程前列。1994年6月,在巴塞罗那举行的“全球超级工程会议”上,三峡工程当之无愧地入选。外电报道,“三峡工程的出现,为会议陡增光彩”;“三峡工程属于全人类”。

  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王家柱这样说:三峡工程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也是全人类最先进的科技进步成果。

  三峡工地距葛洲坝不过30公里,但它们却分属于不同的时代。三峡工程除了投资额、发电量远远超过葛洲坝外,更重要的区别是三峡工程深刻的体制改革。

  三峡工程静态投资954亿元,倘若投资突破1%,便是9-54亿元;工期拖后1年,仅发电一项损失即过百亿元。历史不容许三峡工程再交如此昂贵的“学费”。

  三峡工程的决策者、建设者一直思索着运用新的机制建设三峡,树起三峡的崭新形象。李鹏总理多次明确提出:用计划经济的老办法,全部由国家投资建三峡是不行的,要采用国际上通行的工程项目业主制来建设和管理三峡。1993年9月,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作为水电建设体制改革的产物,招标承包制、建设监理制、合同管理制,一道登上工程舞台,构建起功能完整的现代化管理模式,即“三峡模式”。

  1993年9月8日,三峡工程推出第一标———西陵长江大桥,铁道部大桥工程局以3-5亿元中标。迄今为止,三峡工程已进行了52项招标,总合同额达到41亿元,引来了国内最具实力的100多家施工企业和美、英、德、瑞士、日本等国外大型设备制造企业。

  “靠竞争赢得进军三峡的入场券”。三峡模式的巨大冲击力,使三峡前期工地成了多路英豪比技术、比实力、比信誉的竞技场。十几家甚至几十家施工单位争夺同一项目的精彩场面,令我国水电界的权威惊叹又惊喜。

  铁道部大桥局是建设过武汉、南京等长江大桥的劲旅。按常理,他们夺得西陵长江大桥一标似无大障碍。但是,面临激烈的竞争,大桥局不敢有一丝松懈。他们除了展示自身的技术优势外,又果断联合武昌造船厂,在低温焊接、运输、吊装等方面形成新的优势,才得以一举夺标。

  1993年10月24日,长委会宜昌监理中心第一次跨进三峡工程大门。

  在三峡工程中,最让人牵肠挂肚的事就是移民。据三峡移民局局长唐章锦介绍,按三峡水库175米蓄水位计算,淹没面积达638平方公里,涉及鄂川两省19个县(市)。在长达20年的移民迁建期内,移民总数将达到百万人。党中央、国务院十分关心和重视移民工作。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不止一次地强调,让移民迁得出、住得好、先致富,对确保工程顺利进行非常重要。

  三峡坝区的人民不会忘记历史的这一幕:1958年冬天的一个上午,周恩来总理登上瑞雪铺地的中堡岛,走近一间农舍。这一天,正是主人望作秀的女儿“打喜”的日子,按照风俗外人不能进屋。入乡随俗的周总理在主人门口留下4元钱悄然离去。35年后,望作秀第一个搬离中堡岛。

  领袖和移民的水乳之情,激发了三峡坝区人民舍我家园、修我大坝的豪情。1992年冬天,正值天寒地冻时节,几项关系到大江截流的关键工程相继开工,工程征地迫在眉睫。为了工程需要,秭归县茅坪镇和宜昌县三斗坪镇的几十户农民成了第一批移民。他们砍了柑桔树,拆了大瓦房,搬进临时搭起的简单活动房。

  担负三峡坝区移民工作的宜昌市、县各级干部,将自己比喻为一肩挑两头:一头扛着国家的任务和大局,一头扛着移民的利益和负担,两者都得兼顾。“让每一个移民满意”,是他们铭记在心的准则。

  自1984年起,国家即拨出专款,对川鄂库区实行大规模的开发性移民试点。库区各级政府不再把移民仅仅视为赔偿对象,而是对移民迁移后的生产和生活作出全面的安排,妥善安置移民并负责到底。

  从库首第一县湖北巴东县,到库区腹地四川万县市,再到库尾四川巴县,开发性移民正在卓有成效地展开。

  对口支援三峡库区移民,更是体现了党和政府对移民的关心。全国20多个省市派出的考察团,纷纷深入库区,洽谈合作项目。

  令人梦绕魂牵的“三峡工程”终于开工了!记者在坝区看到,一年多前,这里还是桔香飘溢的优闲田园,如今却变成机械如林、车流如潮的大工地。建设者们艰苦奋斗,夜以继日,超前施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终于比计划提前10个月擂响了进军三峡的锣鼓。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12月14日发生的事情:

猜你喜欢:

手机版 历史上的今天 词典网 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