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吉日
首页>>  历史上的今天>> 2000年>> 7月17日>> 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丽蓉因肺癌去世

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丽蓉因肺癌去世

2000年7月17日


赵丽蓉

  赵丽蓉(1928年3月11日 ~ 2000年7月17日),天津宝坻人,我国著名小品、评剧表演艺术家。
  原籍西庄村(今属黑狼口乡), 孩提时期在沈阳被抱上戏台演“彩娃子”(喜神),四、五岁便守在侧幕看戏;六岁登台演“童儿”。1937年“七七事变”后定居北平(今北京),拜马金贵为师并开始正式学戏,工青衣、花旦。此后在包头、大同、哈尔滨、沈阳、张家口等地“走南闯北”,1945年成为主角。北京解放前夕,赵丽蓉加入门头沟“青年剧社”。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与小白玉霜等同在华北戏院日夜分班演出。1952年参加总政解放实验评剧团后,一直与新凤霞合作,初演闺门旦,后演彩旦。她在《刘巧儿》中扮演大婶、《花为媒》中扮演的阮妈、《杨三姐告状》中扮演的杨母等舞台形象均受观众赞誉。1953年到中国评剧院。1962年,赵丽蓉参加演出的评剧《花为媒》被搬上银幕,后来《杨三姐告状》也拍摄成电影。
  年过花甲的赵丽蓉最初登上春节晚会舞台表演小品是在1989年,此后一共参加了6届。《英雄母亲的一天》(1989年)、《吃饺子》(1994年)、《如此包装》(1995年)、《打工奇遇》(1996年)等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赵丽蓉第一次在电视连续剧中扮演角色是在中央台摄制的电视剧《西游记》中,此后,她在影视片《苍生》中饰田大妈、电影《红楼梦》中饰刘姥姥(注意:旧版电视剧《红楼梦》不是赵丽蓉饰演的)。 1991年,她凭《过年》中的“母亲”一角获该年度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以及同年的中国电影政府奖。1992年,她又获得了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和第四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大奖。
  赵丽蓉家中有六个姐妹,两个兄长。她的大姐与戏曲之家结亲后,对弟妹们的成长有很大影响。当最小的赵丽蓉出生时,家中已形成良好的戏曲氛围。她姐姐是很有名望的老艺人芙蓉花,哥哥是著名小生演员赵连喜。
  2000年7月17日早晨7时30分因肺癌在北京海淀区温泉家中溘然辞世,享年72岁。
童年成长经历
  年轻的赵丽蓉赵丽蓉的家乡在河北省宝坻县(今属天津)西庄村,这里是冀东平原的一片沃土,只因地势低洼,十年九涝,夏季暴雨连连时,河水泛滥,庄稼被淹,房屋倒塌,饥寒交迫的人们不得不背井离乡。
  赵丽蓉的父亲赵秉忠、母亲孟云德都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又都是穷家孩子。孟云德娘家孩子多,盼着闺女出嫁一个就少一个吃饭的。云德的父母对赵家了如指掌,将女儿嫁给赵秉忠再放心不过了。一方面离家近,有个大事小情能互相搭把手;另一方面,赵秉忠忠厚老实且有把子力气,女儿日后饿不了肚子。赵秉忠只有一个60多岁的老父亲,在村里是有名的好人缘。
  孟云德是在赵秉忠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下过门的。那一年,孟云德17岁,赵秉忠19岁。婚后两人感情和睦融洽,贤慧的云德把这个一贫如洗的家整理得井井有条,两间小破茅屋拾掇得干干净净,伺候公爹胜似亲生父亲,人人夸赞云德是理家好手。
  十几年过去了,云德生了7个孩子,两男五女。这年北伐战争爆发了。奉系军阀为了扩充势力,抵抗北伐军,到处抓兵,赵秉忠16岁的大儿子赵树成也被抓走了。不久,赵树成从兵营逃出,兵痞们追到家里,将赵秉忠家的房子烧毁,扬言不交出赵树成要杀掉全家。无奈,赵秉忠在邻居王大妈的帮助下,携儿带女踏上逃难的征途。经过艰难跋涉,辗转千里,最终逃到了奉天(今沈阳)。
  1928年的阳春三月,赵秉忠和孟云德的第八个孩子出生了,她就是赵丽蓉。赵秉忠很喜欢这个幺女,给她取乳名叫“老爱”。赵丽蓉回忆说:“我生下来时就不好看,但有一样,又白又胖,常言讲一白遮三丑,小孩子白白胖胖就招人喜欢。”
  就在老爱出生后不久,丽蓉爹轻信了一个经营丝绸生意的上海人,结果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被骗走了。一气之下,赵秉忠染上了赌瘾,而且是嗜赌如命,很快生意开始衰败。由于家里日子过得越来越紧,丽蓉妈只能到外面给有钱的人当老妈子使唤。这样,丽蓉从小就没吃过母亲的奶。
  “一着地我就喝豆浆。东北盛产大豆,喝豆浆又省钱又养人,我身体棒得像头小牛犊。或许现在身体好,还是喝豆浆打下的基础呢。”赵丽蓉曾说。
  家里眼瞅着都没米下锅了,一位朋友来劝赵秉忠去沈阳的大观剧场给演员梳头。一席话还真是打动了丽蓉爸的心,他决心戒掉赌瘾,然后经人引荐,去了大观剧场,谁知这一步,竟为日后他几个孩子走向舞台提供了一个绝好的从师契机。当时唱评戏的,一个艺名“芙蓉花”的女演员很有名气,她对赵秉忠梳的头很满意,就跟剧场经理说,把赵师傅留下来给演员们梳头。打这以后,丽蓉的爸爸便成了大观剧场的容装师。
  赵丽蓉的大姐嫁给了芙蓉花的哥哥王顺堂,丽蓉他们都亲呢地称芙蓉花为“花姐”。后经花姐引荐,三个姐姐和二哥赵连喜都开始拜师学艺。等赵丽蓉懂事的时候,哥哥姐姐们都开始唱红了。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使小丽蓉还在蹒跚走路的时候,便与评剧结下了不解之缘。
  自从赵秉忠进入复盛戏社后,母亲孟云德就经常抱着“老爱”到后台玩。一岁半的“老爱”见人就笑,哪个演员走到她身旁都要逗逗她。
  赵秉忠技术好人缘也好。善良的芙蓉花看他家孩子多又困难,遂将他全家接到戏社妥善安置。有一天,复盛戏社在奉天大观楼戏院上演《桃花庵》,由芙蓉花主演,台下座无虚席,在后台,赵秉忠忙着给芙蓉花包头贴片子,云德抱着“老爱”在一旁看着。芙蓉花喜欢地用手摸“老爱”的脸蛋儿,“老爱”咯咯地笑出声来。芙蓉花怜爱地说:“这个小老妹子见人就笑,没见她哭过,真可爱,怎么样,长大学戏吧。”云德笑着说:“谁知道她是不是这块材料。”芙蓉花眼睛看着“老爱”说:“看她挺有灵气,将来准能成大器。”饰演窦氏的花小仙搭话说:“花妹,你今天演尼姑妙婵别抱彩娃子了,干脆抱小‘老爱’上台,抱真孩子比假孩子更有戏。”站在旁边的云德忙说:“不行,她上台看见人多害怕,又哭又闹,还不把戏给搅和了!”但最终执拗不过,只好依从她们。
  芙蓉花抱着“老爱”登台了,云德站在侧幕边看,紧张得两手发凉,满身冒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惟恐女儿在台上看见人多吓得又哭又闹把戏搅了,没法收场,那可对不起大伙了。谁知“老爱”被抱到台上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冲着观众笑。观众从来没见过真孩子上台,立即兴奋起来,台下发出各种各样的议论:“瞧,那个孩子真逗人。”“这孩子胆儿大。”“太有意思了,看了这么多年戏,从来没见过真孩子上台。”台下的笑声、掌声、喝彩声混成一片。
  回到后台,芙蓉花高兴地在“老爱”脸蛋儿上亲了几口说:“小老妹子,今天你红了,你都盖过我了,这么点儿就红过我,将来你可了不起呀!”
  一岁半的赵丽蓉就这样被抱上台,不但没搅戏,反而还添彩儿了。日后复盛戏社戏里的小孩角色全是小“老爱”的事儿了,由此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
  中年的赵丽蓉 大概也就是四五岁吧,赵丽蓉第一次演了个角儿。但如果从被人抱上舞台开始算起,那么赵丽蓉的年龄就是她的艺龄,这在世上,不是独一无二,也是屈指可数了。赵丽蓉从小跟戏班子跑码头,过着江湖艺人的游荡生活。戏班里满是诙谐与幽默,纯情与真诚,日后,赵丽蓉一直保持着谦逊豁达的性格。
  丽蓉8岁那年,她妈妈觉得应有个安定的窝才好,也好叫孩子念念书,长大有个出息。1936年,赵丽蓉随爹妈回到了老家宝坻县,和二哥一起被送进当地的西庄小学,头几天还新鲜,往后就不是那么下腰、吊嗓子、翻跟头,撒欢都撒惯了,冷不丁儿地给圈在屋里,一坐就是半天,那哪行啊,根本学不进去。老师让念书,写大字,连喜却给同学们来了一连串精彩的空翻,小丽蓉也凑过来,给大伙唱了一段,同样获得了个满堂彩。
  教书的先生一看这阵势,赶快找来了丽蓉妈,对她说:“你的闺女和小子上不了学,他们不务这个,一个唱,一个跳,这样一来其他孩子也学不好,不如把他们领回去。” 赵丽蓉每当回忆这段往事,就很后悔。自嘲是井底的蛤蟆,只能看到巴掌大的天。人没学问,就像断了一条腿,想登高,可就难上难啦。
  在老家呆了一年多,忽然接到了丽蓉大姐从上海寄来的信,说要生孩子了,丽蓉妈带些小米和红糖,领着丽蓉去了上海。上海之行,使小丽蓉大开眼界。第一次看到了电影,还接触到了许多名戏名角。芙蓉花这时在上海已唱得相当红了,丽蓉跟着花姐上台演戏,9岁的孩子能时常登台锻炼,这也为她真正走向舞台打下了基础。
  转眼到了1937年,小丽蓉正式拜马金贵为师。马金贵是个打鼓的,对她要求格外严格。
  说起学戏,那是件很苦的事。旧时学艺,如果唱不好,做不到家,师傅打骂,不给饭吃理所当然。赵丽蓉回忆说: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起来练功,喊嗓子,夏天就着露水练,冬天是哪儿冷,哪儿有冰窟窿就往哪儿去,因为听说挨着有水的地方吊嗓子可以练出水音来。
  学唱戏一般都是老调,调好学,那韵味可不好找。从丽蓉的老家宝坻县出来的人有个好处,就是唱评戏的韵味足,无论说、唱,都和评戏贴边。所以待丽蓉从师学戏后,没费多大的劲儿,就能掌握那种韵味。说实话,她的嗓音条件并不好,但适应性却很强。多高的调儿也能上去,多低的调儿也能下去。戏班里长期耳濡目染,使她练出了一副好耳朵,加上记性好,同样一段唱,她一唱,那味道就不同,能唱出自己的特点来。
甘为青年演员挎刀
  赵丽蓉女儿女婿作画纪念母亲“文化大革命”岁月,赵丽蓉被耽误很多时光。“四人帮”垮台后,58岁的赵丽蓉重新登上评剧舞台。她的老搭档新凤霞,因患病不能重返舞台。赵丽蓉毅然为新凤霞的弟子、青年演员谷文月演配角,她再度扮演《杨三姐告状》中的杨母、《花为媒》中的阮妈、《吹鼓手告状》中的大表姐等角色。
  赵丽蓉德高望重,甘心为青年演员演配角,也是培养青年演员的一种手段。在谷文月的艺术生涯中,不难看出,赵丽蓉对谷文月的成名起到了重要作用。那是在2000年7月25日的上午,在中国评剧大剧院会议室召开的赵丽蓉追思会上。谷文月流着热泪这样说:“我跟赵老师合作多年,在台上是娘俩,在台下我们也是母女。我在艺术上的成长,离不开包括赵老师在内的老艺术家们对我的培养、浇灌、提携和造就。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赵老师,就没有我谷文月的今天。”
  事情确实是这样。谷文月毕业于北京市戏曲学校。后拜新凤霞为师,是新派艺术的传人。新凤霞不能与弟子同台,而赵丽蓉却与她同台。随时随地给谷文月说戏。指出哪对,哪不对,使谷文月进步很快。
  红花还得绿叶配,这片绿叶,长得那样生机勃勃,青葱喜人。赵丽蓉当时已经是很有影响的老艺术家了。可她甘为青年演员当配角,这是多么高尚的品德呀。在戏班里师父都是侧幕边看着徒弟演戏,演完下台后,师父再给徒弟说戏。而赵丽蓉是在台上给谷文月“把场”。她们同台演戏,她处处托住谷文月,下台后,赵丽蓉像师父一样给谷文月说戏。谷文月也虚心地接受她的指教,受益匪浅。
  丽蓉和谷文月有一种特殊关系,那就是她们住在王府仓胡同剧院宿舍里,在一个院里同住了13年。在这13年里,在艺术上、生活上,她们非常友好,母女般相处。赵丽蓉给年轻的谷文月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培养。她喜欢女儿,常把谷文月当作自己的亲女儿。1979年,在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花为媒》,一连演了二十多场。由于过度劳累,谷文月吐血了,在家卧床休息。丈夫上班,儿子上学,家里没有人照顾。赵丽蓉像母亲一样照顾她。赵丽蓉知道谷文月爱吃鸡蛋羹。丽蓉做好了就给她送到屋里,并说:“闺女,吃点儿吧,岁数那么小,压力那么大,担子那么重,一下子演那么多场,顶不住呀……想吃啥说话,我一定给你做,你可千万别见外……”
  赵丽蓉就是这样在生活上关心青年、体贴青年,在艺术上培养青年,在感情上与谷文月十分融洽,真像亲生母女。
  《杨三姐告状》恢复后,演出了一千多场。赵丽蓉退休后,剧院仍然聘请她再次演出了一千多场。
  在北京郊区农村演出时,老乡们也格外喜爱赵丽蓉,经常将赵丽蓉接到家里做客。她就像回到老家一样和乡亲们促膝谈心,亲如家人地盘腿坐在老乡家的土炕上,一起卷大炮抽烟、包饺子,做面条,老乡们非常喜爱她和蔼可亲,都愿和她交朋友,认亲戚,留电话,留地址,到北京来看她。走的时候难舍难分,有的老乡流着眼泪和她话别。
  在与老乡接触中,赵丽蓉不断地提醒谷文月,要观察生活,体验生活。一个演员要演好所扮演的角色,就应当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会见杨三姐
  1980年金秋的一天,剧院得知杨三姐正在北京探亲,立即派人来到西直门内一所平房杨三姐外孙的住处,采访了这位65年前不畏强暴奔走告状、为姐姐报仇雪恨、80高龄的杨三姐。
  早在1956年,中国评剧院初排《杨三姐告状》时,剧组曾到杨三姐家乡———河北省滦县上坡子公社双柳树大队体验生活并拜访过她。那时,她有顾虑,不愿将一个姑娘家打官司告状之事传扬于世,更不愿将这事搬上舞台,因而拒绝采访。
  此次杨三姐来京正赶上剧院恢复演出《杨三姐告状》,剧院邀请她看戏并请她提意见。老人家欣喜地接受了邀请,并说这次来京一是为了赔礼道歉,二是为了亲眼看看赵丽蓉。家乡的人都知道北京有个评剧演员叫赵丽蓉,人好德好,戏演得更好,把杨母演得活灵活现,人人夸赞。老人心想:这次能和赵丽蓉见上一面,再说上几句话,死都不冤了。老人家说:“我来北京后,马上让我外孙给剧院打电话。”
  老人家看完戏后,第二天上午,将她接到剧院座谈。当她见到赵丽蓉的时候,激动得不得了,拉着赵丽蓉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们亲密得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老人家说:“赵丽蓉,我做梦都想见你。过去只是在收音机里听见你的声音,在电影里看到你以为你架子大,身份高,是名演员,不愿见我这个农村老婆子,真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和蔼可亲,随和朴素,和普通人一样……”赵丽蓉紧紧拉着老人的手说:“老人家,我和你一样,我也是农民出身,我本来就是普通人嘛!”
  赵丽蓉为了更详细了解杨三姐当年告状时的情景,再演出此戏时能够更深一步、更准确地掌握剧情氛围和人物,要求老人家谈谈当年的情况。老人家谈起当年15岁为姐姐报仇、奔走告状的往事,虽事隔几十年,许多情景,她仍然历历在目:她二姐是在1915年农历二月十四被高占英伙同大嫂裴氏、五嫂金氏合谋杀害的,三月二十四她去告状,七月二日开棺检验,那天下着小雨,十里八村的人都来观看。当检验吏从杨二姐尸体内取出一把尖刀时,母亲泣不成声,昏厥过去……就像当年的往事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这时,老人家转过脸来拉着赵丽蓉的手说:“赵丽蓉啊,你演我母亲,演得太像了,走路说话、举止行为、行动坐卧,和我母亲一模一样,看着,看着,我的眼睛模糊了,忘了你是赵丽蓉,好像我的母亲真的出现在我面前。”赵丽蓉忙说:“老人家,我演的杨母还有哪些毛病,我说的唐山话像不像?请你给我指出来,我好改呀。”老人家肯定地说:“像,真像。杨母演得好。唐山话说得也好,若不是知道你是赵丽蓉,我还以为你是地地道道的唐山人哪。”
  赵丽蓉告诉老人家,她是河北省宝坻县人。怀抱时,就跟父母逃荒到了奉天,随戏社天涯海角地跑码头,闯江湖,口音也学杂了,家乡话也忘得一干二净,宝坻话和唐山话也有原则上的区别。后来演《杨三姐告状》,因为这出戏是唐山地区的故事,最好用唐山话来演,于是刻苦学唐山方言。学方言比学唱腔还困难,因为唱腔有简谱管着,走腔跑调能用乐谱纠正过来,学方言就没谱了,像不像需要下功夫。为了把杨母演好,赵丽蓉着实下了不少功夫,和许多真正的唐山人学方言,因此她说的唐山话可以和真正的唐山话一样地道。有很多观众还以为她真是唐山人呢。
  半月以后,老人家要离开北京回老家了。赵丽蓉听说老人家要走,就跑到她外孙家送行,一步来迟,老人家已去火车站了。赵丽蓉手提10斤挂面和一兜水果急匆匆赶往北京站。她四处寻找老人家。最后,在车站候车室,她一眼看见老杨三姐在外孙陪同下坐在椅子上。丽蓉赶紧跑过去拉着老人家的手:“老人家,我听说你今天要走,就跑到你外孙家去看你,家里人说你已经来车站了,我就追到这儿来了……”老人家激动地说:“赵丽蓉啊,你咋这实诚啊,大老远的,你又很忙,还跑来送我……”丽蓉微笑地说:“老人家,你来一趟北京不容易。这是10斤挂面,这是我炖的牛肉,还买了些苹果,这是50块钱,你在路上用吧。”老杨三姐感激万分地说:“赵丽蓉啊,你真是让人想你呀!”
  进站了,她的外孙搀着老人家走上火车。老人家从火车窗户里探出头来,向丽蓉连连挥手致意。丽蓉站在站台上,像送亲人一样,目送着火车徐徐开动,一直送到火车消失在远方……开门收弟子
  赵丽蓉从不收徒,因为她很谦卑。在戏曲行中以唱取胜,以唱赢得头牌、榜首。要收徒就要对徒弟的一生负责。从唱到身段,从表演到武功,都得教会、教深、教透,还有继承流派的说道。赵丽蓉心想:我收徒弟也是如此。尤其是年岁大了,更不愿意收徒了。再说,收徒教人家啥呢?可是临了,她还真的收了一个弟子,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开门弟子也是关门弟子。
  那是在1991年3月,在赵丽蓉的家乡宝坻县这块生她养她的热土上。由县委、县政府主持,在这里召开了全国评剧名家荟萃交流演出大会。来自全国各大中小城市评剧院、团的老中青名家和演员近百人聚集一堂,会期10天左右。
  每天晚上,在县城大礼堂演出各名家的代表剧目和优秀剧目,并开展各流派风采及传人艺术成果的研讨。
  这里的观众挤满了礼堂,群情鼎沸,掌声和欢呼声连成一片。
  首场演出,赵丽蓉与新凤霞的传人———戴月琴和小生演员王金章演出《花为媒》中的“坐楼”、“花园”两折戏。
  当赵丽蓉饰演的阮妈一登场亮相,台下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这是在戏班里称作“碰头好”、“迎面彩”。
  接着是文化部勇进评剧团新凤霞的传人———刘淑琴与王金章邀请赵丽蓉再次演出《花为媒》中的阮妈一角,赵丽蓉欣然接受。
  在观众再三要求下,赵丽蓉还唱了一首英文歌曲《巴比伦河》,她唱得绘声绘色,当她的歌声刚刚停下,会场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又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观众让她再次返场,又清唱了《小二黑结婚》中三仙姑唱的“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唱段,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在这个大会上,有个青年演员叫赵茹意。是天津评剧院的一级演员,工老旦、彩旦行当。演过不少赵丽蓉的剧目。多年来她非常崇拜赵丽蓉,也可以说,是赵丽蓉的“追星族”。她梦寐以求地想拜赵丽蓉为师,可就是没有勇气说出来。这次在宝坻县遇上了赵丽蓉,又一次亲眼看见她心目中偶像的表演,她心里真是痒痒得不得了,怎样才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于是,她向老前辈、著名演员六岁红透露了她的真心实意。亲眼看着赵茹意长大并亲眼看着她艺术成长的六岁红,认为赵茹意身上和她的表演有赵丽蓉的风骨,如果再让赵丽蓉好好调教和点拨,会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演员。因此,六岁红便与老搭档、老朋友赵福安和刘小楼商量,帮助赵茹意搭个桥,让赵丽蓉收下这个痴迷她的人做弟子。
  热心的六岁红、李福安和刘小楼找到赵丽蓉将事情说明。赵丽蓉一听心里打鼓了,她谦卑地说:“我教她啥呀?我在评剧里演的是配角,我没啥可教她的,在唱腔上我没归流派,还没形成自己的赵派呢。这样吧,我没闺女,就让她认我个干妈吧。拜师得教人家真玩艺儿,没教真玩艺儿,那叫啥师父?不能糊弄人,欺骗人家孩子。”
  六岁红和李福安、刘小楼再三说服赵丽蓉,说彩旦功不是以唱为主,而是以表演为主,并说丽蓉的表演属上乘一流的,人家孩子非要拜你为师不可,就是打心眼里喜欢你,拜定了你这位师傅,这可真没治了。孩子要跟你学,你总不能把人家推出门外吧?人家要给你跪下,你也不能踢人家孩子的下巴,是不?……
  听了三位朋友的劝告,又不能驳面子,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考虑了片刻道:“这孩子的人品咋样?她若是清高自大、骄傲自满,没有好人性,在文艺圈可站不住脚。教戏先教人,我还要先看看她的戏……”
  因为赵丽蓉不认识赵茹意,也没有看过她的戏。这事儿,宝坻县委书记郑守森、县长侯隽、政协主席赵继政都非常支持,也非常高兴。“娘家”人愿意在自己这块热土上成长起来的艺术家赵丽蓉多结果子,多收徒。因此,安排了赵茹意的演出,赵茹意当晚演出了《花为媒》中的阮妈,《凤还巢》中的程雪艳以及《三凤求凰》。
  赵丽蓉看完戏后很高兴,觉得赵茹意完全是走自己的路子,认为赵茹意有潜力、很会表演,只是形似,神似还欠缺,要形神兼备才行。她告诉赵茹意演戏要抱着人物演,不要演行当,学我则生,像我则死。赵丽蓉答应收下这个好学并对事业执著的弟子赵茹意。赵茹意激动得热泪盈眶,当即跪在地上给赵丽蓉磕了三个响头,抱着赵丽蓉的大腿说:“赵老师,今天我总算如愿以偿了,我可找到名师了,感谢您收下我这个刚刚会走路的小孩子,我一定在您的培育浇灌下,好好学戏,好好做人……”赵丽蓉将赵茹意搀扶起来,她们师徒紧紧拥抱。
  赵丽蓉激动地说:“我这一辈子没收过弟子,这是第一个开门入室的弟子,也是最后关门的弟子。”
  在宝坻县委和县政府大力支持下,于3月26日在县政府大会议室里,为赵丽蓉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拜师会。
  拜师会由县委书记郑守森主持,县长侯隽、政协主席赵继政祝词并讲话。来自全国各地院、团的著名演员均参加了这个不多见的拜师会,也谈了自己的感想和希望。
  赵茹意是天津评剧院的一级演员,幼时,考入天津评剧院少年训练队,先工青衣、花旦,后改彩旦、老旦。
  赵茹意拜师之后,她们师徒亲密无间。赵茹意经常来往天津、北京之间,得到赵丽蓉悉心传授,很好地掌握了老师的表演风格和技巧。尤其是《花为媒》中的阮妈,《杨三姐告状》中的杨母。赵丽蓉手把手地教。从念白到唱腔,从表演到内在的潜台词,一丝不苟地指导。后来,再演出时,赵茹意的演技,果然更上一层楼。
  十年以来,赵茹意受到师父悉心点拨,步步登高。赵茹意随团到唐山参加了首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不仅在《狗不理传奇》中饰演慈禧得到首肯,而且还应邀参加了名家名段演唱会。并且在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戏曲音乐”及“中国文艺”等栏目中,播放了她的演唱。
  从1991年到2000年,赵茹意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天津评剧院先进工作者。并于该年度被文化部授予“优秀演员”奖。这些都是赵丽蓉授艺教人的结果。
不为利益所动
  赵丽蓉确实是老来红。凭着她浑身是戏的本事,想富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出大价请她“走穴”、拍广告,她不出面。正当的、有组织有领导的请她亮相,她从没拒绝过。
  穷了一辈子的赵丽蓉,还真没把钱看在眼里。钱,是好东西,没它不行。想方设法挣钱,拼着命地挣钱,不管啥钱都往钱匣子里搂,她不干。从小挨过饿,父母抱着她逃荒,差一点儿饿死在逃荒路上,不就是因为穷,没有钱吗?现在应当把钱看得更重吧,不,她没把钱看得更重。她认为挣钱这件事儿,要挣得干净,挣得圣洁。是你的,你要。不是你的,不能要。挣得要光明磊落,不能挣昧心钱。
  那还是几年前的事了,有一个厂家出大价请她拍广告,并说:“只要您同意,要多少给多少,您开个价。只要您老人家拍,我们厂准发。您的影响可大了。”赵丽蓉开玩笑地说:“这么说,我这个老太太那么值钱?你们要拍的是啥广告?”厂家告诉她是做药的广告。赵丽蓉心想:这可得弄清楚,这药是真是假,效果如何?现在假冒伪劣产品特多,让我瞪着两眼说瞎话,糊弄人,让成千上万的人上当受骗。钱是到我的手里了,那不叫人家戳脊梁骨,骂我一辈子?昧良心的钱我绝不挣,给多少钱也不能拍。
  过了两年,又一个厂家来请她拍广告,开价一百万元,这可是天文数字。赵丽蓉有生以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啊,连想都不敢想。可是她硬是没动心。有人说她傻,拍广告又出名又挣大钱,还不累。一年拍上两个广告,几年下来,够你子孙后代吃几辈子了,挺大岁数,就别演戏了,拍广告就够吃了。
  谁爱说啥,说啥。赵丽蓉有自己的准谱。她心说,傻就傻吧,傻点儿好,活得踏实,活得开心,活得无怨无悔,就是别让观众烦你。
  让观众天天看你那张脸,老是一个表情,一个模样,不哭也不笑,叫人难受,烦不烦?为了钱,让观众烦了你,那可不得了,那可不值。观众喜欢你,是看你演戏,不是看你靠做广告发财,比起钱来,赵丽蓉看重的是观众,是事业,是尊严……
  啥都不能重复,重复多了就让人烦。比如北京烤鸭好吃吧,又香又酥又爽口,还不上火,人人爱吃。若是让你顿顿吃、天天吃、一日三餐都是烤鸭,不知别人,反正赵丽蓉说她会倒胃口,再吃就要吐了。
  赵丽蓉确实在恪守不拍广告这一原则,即使厂家络绎不绝找上门来,并奉以巨额酬金,她也一概拒绝。
  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随着名人做广告日益普遍,并产生了良好的名人效应这一事实,赵丽蓉也逐渐转变了观念。她想:如果利用自己的名气,对质量好有信誉的产品,加以宣传推广,让广大消费者受益,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并且对一些效益较差的中、小型企业,也能起到扶持和推动作用。
  于是,在1997年、1998年两年里,她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接拍了两则广告,一是厦华彩电,二是天和骨痛贴膏。并主动缴纳了个人所得税。
  赵丽蓉心里明白,她是从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小品走红的,可是中央电视台举办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十五次了,她就参加了六次。为什么每次都请她,可她有的就没参加呢?
  1993年的冬天。赵丽蓉在客厅里看一个小品剧本,翻来覆去地看,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心神不安地在厅里来回走。保姆小霞看着她好像有心事,便问:“奶奶,您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儿?”丽蓉向小霞掏心窝子说:“小霞呀,奶奶这一辈子都认真,做啥事儿叫我糊弄可不行。有人说我‘叫真儿’,不‘叫真儿’不行啊。就拿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来说吧,得有新剧本,要排新节目,才行哪。绝不能重复,不能让观众吃剩饭,吃剩饭不香。春节晚会要面对全国亿万观众,我得演一个是一个。不能像狗熊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我得动点儿真格的,让大家在大年三十晚上真正得到欢乐,让观众开心,我也就开心了。别叫观众不笑强笑,让人哭笑不得,弄得人挺难受,我的良心也过不去,是不?我看,这个剧本不行呀!”
  小霞也一百个愿意赵奶奶参加春节联欢晚会演小品,连她都爱看,百看不厌,越看越爱看,她忙说:“奶奶,这个剧本怎么不行啊?人家都说,只要您上了春节晚会准红。听说有的人把脑袋削个尖,也要往春节晚会里钻,只要一上春节晚会,在全国一下子就红起来了,成了名人,成了‘大腕儿’,汽车、别墅就都有了……”赵丽蓉笑了:“你这个小丫头啥都知道,听谁说的?咱可不图这个。”小霞继续说:“奶奶,你演的小品都火得不能再火了,全国都知道北京有个赵丽蓉,是明星中的明星,‘大腕儿’中的‘大腕儿’,人们都喜欢您。我的老家———四川人都知道,我给您当保姆,说我有福,给这么一个大明星当保姆,一辈子都光荣。我妈告诉我,一定要好好伺候赵丽蓉奶奶,给这样的好人当保姆,不要工钱都值得。”赵丽蓉说:“别听他们胡扯,啥名人,啥‘大腕儿’,观众喜欢才是真正的奖赏。你帮奶奶出出主意,今年的小品我演还是不演?”小霞立马儿说:“演哪,干吗不演?演了就出名,出名就有钱,有钱就有一切……”赵丽蓉忙接过话茬说:“瞧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钻钱眼儿里了?我要是听你的非砸了不可。”小霞又滔滔不绝地说:“奶奶,干吗不演哪?您是全国有名的演员,您不是越演越红吗?人家都说您演的小品红透了中国,红遍了九州。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里您是一流的,太后级演员,还说春节晚会只要您一参加,就成功了一半,您不参加就好像缺点什么,您是‘人保戏’,说您在大型晚会中是‘半边天’的地位。”赵丽蓉瞪着眼睛,看着小霞:“哎呀?!我的小霞姑娘,你也跟着‘哄’,跟着‘捧’是不是?我还真没看出来,我们小霞姑娘跟了我几年,会说内行话了,也学会‘捧’人儿了,我可得刮目相看了,你从哪儿学来的?”小霞胸有成竹地说:“从电视上、报纸上看来的呗,从咱们楼里左邻右舍听来的呗。”赵丽蓉听了小霞的一番话,并没有晕头。她叹了一口气,温和地说:“小霞呀,你不懂奶奶的心,我有我的主意。”说完,赵丽蓉拨通电话:“喂,是张导吗?我是赵丽蓉,哎,好,我很好,不用总挂念着我,谢谢大家的关心。不用来了,都挺忙的。我就在电话里说说我的意思就中了。我思来想去,总觉得本子不‘过瘾’,比起以往的几个没有突破,何况这次晚会的另一些节目准备得比较充分。没有新玩艺儿,我宁可不上,我决定今年晚会不参加了,还是那句话,要上就得‘火’,不能砸牌子,不能让观众失望。我演了一辈子戏的观众,没有春节晚会一晚上的人多,从今以后,可不能得罪上帝———广大观众。我绝不糊弄。我讲的都是实情。机会多的是,以后有好本子,咱娘俩再合作,你看中不?”
  赵丽蓉就这样推掉了那年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她就是不能让观众看了不理想的演出,心烦。别让观众觉得没劲!……
春节联欢晚会作品年表
  1988年 《急诊》 表演者:赵丽蓉 游本昌 王丽云 薛培培
  1989年 《英雄母亲的一天》表演者: 赵丽蓉 侯耀文
  1992年 《妈妈的今天》 表演者:赵丽蓉 巩汉林 李文启
  1994年 《吃饺子》 表演者: 赵丽蓉 李文启 王涛
  1995年 《如此包装》 表演者:赵丽蓉 巩汉林 孟薇
  1996年 《打工奇遇》 表演者:赵丽蓉 巩汉林 金珠
  1998年 《功夫令》 表演者:赵丽蓉 巩汉林
  1999年 《老将出马》表演者: 赵丽蓉 巩汉林 金珠
其他作品
  追星族
  人民战争
  小区治安员
影视作品
  电视剧《西游记》 饰车迟国王后
  《西游记》中赵丽蓉饰演的车迟国王后形象电视剧《苍生》 饰田大妈
  电视剧《爱谁是谁》饰老红娘
  电影《红楼梦》 饰刘姥姥
  电影《过年》 饰“母亲” 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1992年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电影
  《孝子贤孙伺候着》 饰二小(陈佩斯饰)的母亲
  评剧 《花为媒》 饰阮妈
  评剧 《刘巧儿》 饰李大婶
  评剧 《杨三姐告状》 饰杨母
  评剧 《小二黑结婚》 饰三仙姑
赵丽蓉与评剧
  赵丽蓉是评剧演员,她在评剧舞台上活跃了有半个世纪。虽然她在评剧舞台上扮演的大多数是配角,但是,观众依然被她精湛的演技所倾倒。记得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评剧电影《花为媒》,在这出戏中赵丽蓉扮演媒婆阮妈。虽然戏中有两位大美女新凤霞和李忆兰,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赵丽蓉。阮妈一直被当成《花为媒》中的配角,但是却贯穿始终,幽默风趣,深受观众喜爱。尤其是在文革以后,当新凤霞因病不能登台,《花为媒》却一直久演不衰,恐怕大多数的观众是因为喜欢赵丽蓉,这从中国评剧院1984年演出的《花为媒》录像中就可以看出来。在录像中,赵丽蓉一出场就得了个满堂彩,在随后的演出中,她的表演多次把观众逗的大笑,观众更是报以热烈的掌声,尤其是在报花名一段唱中,几乎赵丽蓉每唱一句,观众就鼓一次掌,由此可见赵丽蓉受欢迎的程度。在文革以后中国评剧院复排的《杨三姐告状》中,赵丽蓉扮演杨母,更是把杨母这个角色演的形神毕肖,至今无人能够超越。记得当年我奶奶、我母亲以及全家都非常喜欢她的表演。据报道,1987年中国评剧院到香港演出,中国北方土生土长的评剧受到香港观众的热烈欢迎,香港观众尤其喜欢赵丽蓉的表演,以至于她一出场观众就鼓掌。赵丽蓉演了大半辈子评剧,参加演出的剧目有一百多出。除了阮妈和杨母,她还塑造了《小二黑结婚》中的三仙姑,《刘巧儿》中的李大婶,《弄假成真》中的小白鞋,《凤还巢》中的程雪雁,《红白喜事》中的老奶奶等一系列性格鲜明的角色,她更是评剧界第一个白毛女,是她首先在北京演出了《白毛女》。赵丽蓉开创了配角也能成角的先河。是评剧成就了赵丽蓉,评剧有了赵丽蓉也更加绚丽多姿。
赵丽蓉与影视
  赵丽蓉其实与电影结缘很早,在五十年代,她与新风霞主演的《刘巧儿》就拍成了电影,后来她参加演出的《花为媒》电影红楼梦中的赵丽蓉《杨三姐告状》都被搬上了银幕。《红白喜事》也被排成了电视连续剧。由于她在评剧里的精彩表演,后来很多导演找她演出,可是她接片非常慎重,所以赵丽蓉主演的影视剧不是很多,但是依然取得了非凡的成绩。她先是在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种出演了车迟国皇后一角,后来又主演了电视连续剧《苍生》、《爱谁是谁》,受到观众的欢迎。她在电影表演上取得了更大的成就。记得我刚上大学时,学校放映电影《红楼梦》,赵丽蓉扮演刘姥姥,她精彩的表演把我们逗得前仰后合,大家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都以为那一年的金鸡奖和百花奖的最佳女配角肯定非赵丽蓉莫属了,但是,那一年的评奖候选名单中却没有赵丽蓉,想投她一票都不能,我第一次感觉金鸡奖和百花奖是那么的不公平。后来赵丽蓉又主演了电影《过年》,凭借此片她一举夺得了第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听到此消息后我特别高兴,因为这是中国女演员在国际电影节上拿的第一个最佳女演员奖。中国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演员都梦想得到的国际大奖,却让63岁的赵丽蓉得了,我相信那不是奇迹,赵丽蓉凭的是实力。1992年的百花奖赵丽蓉如愿以偿,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但是,金鸡奖却还是给了别人,我再一次强烈地感到不公平。后来。她又主演了《孝子贤孙伺候着》,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参加任何评选。赵丽蓉最大的遗憾是没能主演《嗨,富兰克!》。她不在乎得不得奖,她一次又一次把欢乐带给观众,可是,电影却给了赵丽蓉太多的遗憾。
赵丽蓉与小品
   观众对赵丽蓉的小品再熟悉不过了:《英雄母亲的一天》《如此包装》《打工奇遇》《妈妈的今天》《追星族》《功夫令》《老将出马》《吃饺子》……她的每一个小品都堪称精品。赵丽蓉多年的舞台经验和喜剧天赋终于在小品舞台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她的小品不媚俗,精雕细琢,百看不厌。每年的春节之前我都非常关注报纸和电视上对春节晚会的报道,其实我就是想看赵丽蓉今年的春节晚会出不出来,要表演什么节目。每年我也和每一个喜爱她的观众一样,关心她的身体好吗。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一定要注意身体呀!赵丽蓉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她一次又一次给我们带来惊喜,她的小品一个比一个精彩,她的小品里的精彩语言也成为每一年的流行词汇,象“司马缸砸光”、“探戈就是趟呀趟着走,三步一蹿两呀两回头”、“先生,你的小辫子好好漂亮呀!”、“麻辣鸡丝”、“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末样啊,听我跟你吹……”、“看你象根葱”、“点头yes摇头no,来是come去是go……”等等。记得我老家县里的电视台,当年有好长一段时间每天必放《妈妈的今天》,老百姓百看不厌。在观众对小品的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赵丽蓉却能常胜不败,年年出新:从学交通警察到跳探戈,从演唱rap到现场书写毛笔字,从练武术到演唱英文歌曲。对喜欢赵丽蓉的观众来说,看春节晚会就是看赵丽蓉,没有了赵丽蓉的春节晚会魅力大减。赵丽蓉因为春节晚会而紫遍全国,春节晚会因为赵丽蓉也更加光彩夺目。
赵丽蓉与歌曲
   第一次看到赵丽蓉唱歌是在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中,赵丽蓉演唱了几句《昨夜星辰》,老太太唱的极其专业,一点戏味不带,没想到评戏舞台上得的“杨母”还会唱流行歌曲。其实在那一年的《万紫千红总是春》晚会上,赵丽蓉还演唱了一首当年很是流行的《我热恋的故乡》,观众很是欢迎,后来电视台在《观众点播》中还有人专门点播赵丽蓉演唱的这首歌。赵丽蓉后来在很多的晚会上唱过很多歌。赵丽蓉唱流行歌曲不是简单地模仿别人,她总是能独树一帜,载歌载舞,幽默滑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1992年大连国际服装节开幕式晚会上,赵丽蓉演唱了一首小虎队的《爱》。赵丽蓉演唱过的歌曲有:《我热恋的故乡》《昨夜星辰》《夫妻识字》《爱》《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舍不得你的人是我》《潇洒走一回》《南泥湾》《中国功夫》《让我们荡起双浆》《我心永恒》。
赵丽蓉的最后一出大戏
  赵丽蓉追思会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丽蓉因肺癌不幸于2000年7月17日病逝。当报纸、电视及互联网上公布了这个噩耗后,热爱赵丽蓉的观众无不痛心不已,众多的热心观众和赵丽蓉的好友、同事前去她生前居住过的地方祭奠。2000年7月27日,在北京八宝山赵丽蓉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热心观众更是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赵丽蓉送行。据统计,那一天到达现场的有三万多人。除了普通观众,还有赵丽蓉众多的朋友、同事,有戏曲界的、影视界的、音乐界的、相声界的、小品界的。没有人组织,人们都是自发的。赵丽蓉静静的躺在鲜花从中,她为中国的演艺事业奉献了一生,她累了。她在评剧舞台上演了众多的配角,可今天,她是主角,正上演着一出大戏,所有的明星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赵丽蓉走了,只留下电视上那个慈祥亲切、幽默风趣的老奶奶。让电视上那个老太太忙活去吧,赵丽蓉走了,去天堂了,因为天堂里也需要笑声。但是观众依然喜欢她,电视上经常能看到她演的小品;老百姓依然怀念她,在赵丽蓉的网上纪念馆里,每天都有人为她点歌、献花。赵丽蓉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7月17日发生的事情:

猜你喜欢:

手机版 历史上的今天 词典网 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