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吉日
首页>>  历史上的今天>> 2004年>> 7月12日>>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全宝在逝世,享年83岁。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全宝在逝世,享年83岁。

2004年7月12日


郭全宝

  郭全宝(1921—2004.7.12.),男,北京人,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8岁拜师王少云学习唱京剧丑角。11岁起在天桥平民茶园里与白全福等撂地演出化装滑稽二黄。1934年拜于俊波为师学说相声,并与侯宝林、白全福等在北京天桥启明茶社,天津谦德庄,济南晨光茶社同台演出。14岁起辗转于京、津、济南一带表演相声。1947年,在天津参加兄弟剧团,与常宝堃、赵佩茹等名家联袂演出。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慰问团赴朝鲜慰问演出。回国后参加中央广播说唱团,先后与刘宝瑞、侯宝林、郭启儒、马季、郝爱民等名家合作。1951年调入中国广播说唱团工作,先后与侯宝林、刘宝瑞、马季、郝爱民等合作表演相声。晚年与罗荣寿合作表演双簧。2004年7月12日在北京市垂杨柳医院因病逝世,享年83岁。
郭全宝艺术特色
  郭全宝先生艺术精湛,捧逗俱佳,风格火爆,幽默风趣,并且擅长单口相声,还精通京剧、单弦儿、数来宝等多种艺术形式。擅演单口和闹活,如《捉放曹》、《黄鹤楼》、《耍猴》、《借火》等。其中1957年由其逗哏的相声《好啊,好》曾流行全国。晚年与罗荣寿合作表演双簧。五十多年艺术实践,形成了自己艺术风格:善演单口、捧逗俱佳、表演对口相声具有配合默契、感情充沛、语言生动等特点,单口表演更幽默风趣、说表自如、摹声拟态、维妙维肖。
郭全宝主要相声作品
  《关公战秦琼》郭全宝、侯宝林
  《讲帝号》郭全宝、侯宝郭全宝和搭档侯宝林表演相声林
  《改行》郭全宝、侯宝林
  《醉酒》郭全宝、侯宝林
  《学大鼓》郭全宝、侯宝林
  《戏剧与方言》郭全宝、侯宝林
  《武松打虎》郭全宝、侯宝林
  《阴阳五行》郭全宝、侯宝林
  《卖包子》郭全宝、侯宝林
  《扎针》郭全宝、马季
  《万紫千红绕营房》郭全宝、马季
  《妙语惊人》郭全宝、马季
  《卖布头》郭全宝、马季
  《女队长》郭全宝、马季
  《吃饺子》郭全宝
  《底漏》郭全宝
  《卖估衣》郭全宝、郭启儒
  《洪羊洞》郭全宝、郭启儒
  《找堂会》郭全宝、郭启儒
  《粥挑子》郭全宝、郭启儒
  《倒扎门》郭全宝、郭启儒
  《扔靴子》郭全宝、郝爱民
  《糊涂县官》郭全宝
  《借火》郭全宝
  《三近视》郭全宝
  《当行论》郭全宝、刘宝瑞
  《高人一头的人》郭全宝、刘宝瑞
  《好啊好》郭全宝、刘宝瑞
  《找对象》郭全宝、刘宝瑞
  《做大褂》郭全宝、刘宝瑞
  《抡弦子》郭全宝
  《歪批三国》 郭全宝、刘宝瑞
  《说字》 郭全宝、刘宝瑞
  《八扇屏》郭全宝、刘宝瑞
  《当行论》郭全宝、刘宝瑞
  《批聊斋》郭全宝、刘宝瑞
  《金刚腿》郭全宝、刘宝瑞、马季
  《奉承人》郭全宝、刘宝瑞
  《西行漫记》郭全宝、刘宝瑞
  《绕口令》郭全宝、刘宝瑞
  《我的历史》郭全宝、刘宝瑞
  《扒马褂》郭全宝、刘宝瑞、马季
  《拆字》郭全宝、刘宝瑞、马季
  《赶考》郭全宝、刘宝瑞
  《飞油壶》郭全宝、刘宝瑞
  《支援新厂》郭全宝、刘宝瑞
  《九点钟开始》郭全宝、刘宝瑞
  《猜地名》郭全宝、刘宝瑞
  《韩青天》郭全宝、刘宝瑞
  《住医院》郭全宝、刘宝瑞
  《买猴》郭全宝、刘宝瑞
  《值班医生》郭全宝、刘宝瑞
  《吃饭我掏钱》郭全宝、刘宝瑞
  《寸步难行》郭全宝、刘宝瑞
活动年表
  1943年7月,农历癸未年:王世臣赴济南演出
  王世臣应相声名家孙少林先生之邀赴济南大观园晨光茶社演出,当时在此表演的还有马三立、周德山、刘宝瑞、郭全宝、白全福、刘桂田、高德光、孙宝才、高笑林、连秀全、王长友、王凤山、郭宝珊、孙少臣等人。
病逝
  中国著名老一代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广播艺术团一级演员郭全宝于2004年7月12日因患癌症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1953年调入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的他曾先后与侯宝林、刘宝瑞、马季、郝爱民等著名表演艺术家合作表演相声。郭全宝的追悼会将于18日上午在八宝山公墓举行。北京曲协主席李金斗说,郭全宝的逝世是相声界的一件大事,在侯宝林的几个搭档中,郭全宝是最后去世的一位,他的去世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昨天一大早,八宝山第一纪念堂前,到处是手捧黄色菊花的老者和手持相机的记者,老一代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全宝的追悼会,在蒙蒙细雨中拉开帷幕。中宣部、文化部、中国广播艺术团等单位的领导,苏文茂、李文华、马增慧、唐杰忠、姜昆、朱时茂、笑林、冯巩、张志宽等表演艺术界人士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总政、战友等驻地在北京的艺术团体均派代表前来,到场的相声演员超过200人。侯宝林的女儿侯和马季的儿子也代表家人前来。侯不停地抹着眼泪,说这令她想起了她父亲去世时的情形。曲艺杂家崔琦写了首挽诗,贴在纪念堂前:“相声泰斗捧逗佳,甘做绿叶衬红花,淡泊名利为师表,风范永垂誉中华。”上年纪的曲艺界人士看到这首诗,均唏嘘不已。数百名素不相识的市民从各城区赶来参加郭老的追悼会,看到郭老遗容时,他们显得比亲友们还难过。他们围着郭老遗体整齐地摆了一圈黄菊花。
  家住六部口的李老先生说,他们从小就听郭老的相声,感觉郭老的表演总是能够反映老百姓的事,他朴实、和蔼,就像大家亲人一样,是他这代人心中的偶像。记者从堂前转到堂后,发现被记者层层包围的那些名家,大都已到“知天命”的年龄。
  姜昆,54岁;常贵田,52岁;李金斗,57岁;刘洪沂,55岁;王谦祥,57岁……年轻一点的,冯巩,47岁;笑林,48岁……北京曲协副主席贾德丰指出,这些50岁上下的演员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们受过很严谨的科班培训,基本功很扎实,这和老一代艺术家的倾囊相授与积极扶持是分不开的。在接受采访时,他们都表示要“继承郭老遗志,把相声发扬光大”等等。对此,一位长期在曲艺界工作的业内人士评论道:传统相声不去学,新段子又没有,拿什么发扬光大?一些名家除对春节晚会要上的段子特别重视,以保持知名度外,平时根本不用心学习,甚至连简单的训练都缺乏,更别提像侯宝林、郭全宝一样去体验生活搞创作了,表演全靠吃老本,基本功严重透支,难怪观众不喜欢,难怪“春晚”上相声一年不如一年。这位业内人士说,50岁,国人眼中的“知天命”之年,许多相声演员到了这个年龄,才产生危机感,在追悼会这种场合,才想起老先生的好。姜昆:该掏老先生的更多东西:姜昆特意从西藏回京参加郭老的追悼会,在拜别郭老遗体和家属握手时,现场并没有哀乐,但他的眼泪夺眶而出。1976年,姜昆进入中国广播说唱团时,郭老一天到晚和他这样的小伙子呆在一起,被称为“活宝”。郭老教给他二三十段传统相声,都是以前从未听过的。如今姜昆也到了郭老当年的年龄,深深体会到老一代人的良苦用心,想起来既感动又后悔,他说:“我本应该从老先生那里掏出更多的东西。”
  郭老去世的这两天,刘洪沂一直对自己耿耿于怀。1999年郭老生病卧床之前,曾把他叫到家里,拿出一盘《学大鼓》,要给他传这段“活儿”,但他没当回事。郭老去世后他才惊觉,自己还没“上”这个段子,可现如今找谁给“说说”呢?刘洪沂痛心不已,
  感到愧对郭老郭全宝老伴。刘洪沂说:“现在我们也到了50多岁,完全理解了老先生当年的急切心情,可惜有很多东西没能继承下来。”怀念:与郭老比有些“腕儿”太躁:追悼会结束后,梁厚民、刘洪沂、崔琦、汪保琦等数十人在一起小聚。谈起郭老这代人,刘洪沂说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从小学艺,说了一辈子相声,没干过别的,家里连盒火柴都是说相声赚的。”侯宝林、刘宝瑞等都是这样,他们才是“职业相声演员”。对老先生的怀念很快转到对当今一些“腕儿”的批评上。有人披露,有的“腕儿”特别霸道,安排节目时不让别人上效果好的段子,以防比自己还出彩。有人还透露,许多“腕儿”不但拿不出好的新作品,而且台风很差。郭老在后台从来不开玩笑、耍贫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酝酿感情,“上台如猛虎,下台似绵羊”。而现在一些人一到后台就侃大山,到处海阔天空地闲聊,然后才漫不经心地上台。“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观众就知道。”上面提到的业内人士表示,艺术规律不可违背,相声不景气并非市场的原因,关键在于相声界自身,“吃老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50岁左右的相声演员正面临生存和传代双重危机,此时除抛弃浮躁心态,静下心来苦练基本功搞创作外,别无选择。
郭全宝徒弟
  王文砚
  汪宝琦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7月12日发生的事情:

猜你喜欢:

手机版 历史上的今天 词典网 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