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吉日
首页>>  历史上的今天>> 1975年>> 7月1日>> 邢佳栋,演员,《士兵突击》中“伍六一”的扮演者。

邢佳栋,演员,《士兵突击》中“伍六一”的扮演者。

1975年7月1日

 

      如果《士兵突击》让你认识了“伍六一”式邢佳栋,切勿急于定位,因为还有《吕梁英雄传》中的“孟二愣”式邢佳栋,《军歌嘹亮》中的“高权”式邢佳栋,《天下第一楼》中的唐茂盛式邢佳栋......真实的邢佳栋,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邢佳栋,上学时的义气震动了整个北影,为了给受欺负的女同学出气,他带领宿舍男生出面打抱不平,事后,邢佳栋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而大包大揽的结果是:他丢掉了当年全班唯一的北京市高等院校优秀三好学生的获奖资格,记得了在全校大会上接受批评的机会,赚取了足够的人心和人气。当校长宣布对他的处理决定时,那个女同学众目睽睽之下直立高喊:“你们不能这样!这样对邢佳栋不公平!”

      邢佳栋自己,始终没觉得有什么不公平,相反,他一直对生活赋予他的一切心存感激。只身漂泊在哈尔滨的两年,邢佳栋在一家经营山地车的公司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无新无帮的他每天睡在办公室,邢佳栋说:“那段日子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虽然孤独,但是有很多人帮助我,一到周末,同事就让我去家里吃饭,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后来一个同事给了我一捆冷面,我就每天泡三五根吃,吃了三个月。”


      毕业后等戏的日子,邢佳栋也到处奔波着去剧组面试,用邢佳栋自己的话说:“夏天,骄阳似火,真是舍不得打车,天天挤300路公车。”邢佳栋接到的第一部戏是电视剧《风墙》,邢佳栋印象非常深刻:“1997年,一个朋友说有个剧组招演员,我就去交了一张照片,两天后,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去上厕所,刚走到厕所门口,呼机响了,我一看号码,厕所也顾不得上了,简直是飞奔到楼下回电话。剧组打算让我学男二号,我心想:太好了!但嘴上还装,那,可以吧。”后来,邢佳栋出演了《风墙》的男一号。“当时我就每天认认真真演戏,老老实实做人,没戏了就在房间做俯卧撑,到点儿就睡觉,后来戏拍完了,制片主任觉得我这个孩子不错,主动奖励给我5000元钱,当时5000元钱对我来说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了。”

 


      邢佳栋目前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说起当初进入国家话剧院,邢佳栋认为自己很顺利:“北影附近的地下室,常年有人住着就想考电影学院,全凭着一腔热情。而我从北影到国家话剧院,不只是顺利,简直是幸运,应该偷着笑才对。我认为这种心态是好的,否则我每天想着在北京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还没有别墅,没有大吉普车,我怎么能笑得出来?人不能跟别人比,只跟自己比就行。”

      网上的“邢佳栋贴吧”,很多网友对邢佳栋已婚的事实表示“心碎”,大发“怎么好男人都结婚了”的感慨。邢佳栋等着说:“2002年,我在《军歌嘹亮》的拍摄间隙回家结了婚,时间匆忙,办完手续后很快赶回剧组继续演高中生。”邢佳栋非常感谢观众对他的喜爱和支持,但在邢佳栋心里,自己不是明星,只想做个好演员:“一个好演员会在影视剧中认清自己的地位,演员不是最重要的,其实没有什么是最重要,有本书叫做《在场》,就阐述了任何都是多元的,方方面面综合起来才能达到既定效果。所以,我没有所谓特别想演的角色,也没有自己不能演的角色,作为演员,演好戏就是我的本职工作。革命文艺工作者嘛,我更希望带给观众一些心灵上的东西,而不是对我个人的崇拜。”在我的再三追问下,邢佳栋表示,如果《士兵突击》中非要让他选另一个角色,他会选择饰演有些“邪劲”的袁朗。想想,也没什么行不通。

      邢佳栋反复强调:“千万别在文章中美化我,我首先是人,然后才是演员。”---所以,采访中途邢佳栋接到朋友相约打羽毛球的电话时,高兴地答应了。向上岛咖啡的服务员核对地址时,邢佳栋像个大孩子般单腿跑在沙发上,记得十分投入。采访结束,邢佳栋将要奔赴河北拍摄一部描写文物犯罪的电视剧《雪琉璃》。这次,又将是怎么样的邢佳栋?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7月1日发生的事情:

猜你喜欢:

手机版 历史上的今天 词典网 CiDianWang.com